新京报:广州“战疫”,有条不紊抗击变异病毒

发布时间:2021-06-04 21:54 来源:新京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广州“战疫”,有条不紊抗击变异病毒 | 新京报社论

▲6月1日,在广州方舱实验室即将初步搭建完成时,检测人员穿戴好防护服准备进入气膜方舱实验室核酸检测样品处理区时合影。图片来源:新华社

▲6月1日,在广州方舱实验室即将初步搭建完成时,检测人员穿戴好防护服准备进入气膜方舱实验室核酸检测样品处理区时合影。图片来源:新华社

广东疫情仍在持续。自5月下旬开始,广州、深圳、茂名、佛山等地,陆续发现本地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这也是继5月上旬辽宁、安徽等地疫情后,一个月内我国遭遇的第二轮本土疫情。截至目前,广州疫情已确认感染的是在印度发现的变异病毒,且这种变异毒株已首次出现社区传播。

而本轮疫情和此前不同,还在于,此次疫情扩散速度快,涉及城市多,病毒溯源发现了两条传播链条,分别在广深两地传播,阻击疫情还要尽可能不影响城市运转。因此,面对复杂的防疫形势,此次疫情防控不仅要快,更要精准。

常态化疫情防控以来,国内多地都先后出现过疫情的反复,但此次广州等地的新发疫情呈现出新的特点和新的传播路径,不仅对本地防控提出了更高要求,也预示着国内的常态化防控或正在进入一个新阶段,需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就病毒溯源来看,此轮广东疫情,在广州和深圳发现了两条境外输入传播链条,源头分别是来自印度和英国的变异病毒。尽管此前,全国多地都检出过境外变异毒株,但由于首次出现了社区传播,这次广东抗疫算是和变异病毒首次正面交锋。这一方面,再次提醒我们不能低估境外疫情形势变化对于国内的挑战,须继续压实对于输入性风险的防控;另一方面,也警示我们得充分做好对抗变异病毒的准备。

6月2日,广州方舱实验室初步搭建完成,并于6月3日开始核酸检测。这是自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广东首次投入使用方舱实验室。图片来源:新华社

6月2日,广州方舱实验室初步搭建完成,并于6月3日开始核酸检测。这是自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广东首次投入使用方舱实验室。图片来源:新华社

从传播特点来看,变异毒株潜伏期短、传播速度快、病毒载量高。如广州“早茶传播链”在6天时间内传播3代,足见其危害性。因此,广东这轮疫情防控须付出更多精力,在防控速度和精准度上表现得更好,才能将疫情扩散程度降到最低。同时,广东首次对战变异病毒,在很大程度上说也将为我国下一阶段的防控,尤其是在防控变异病毒方面积累经验。

事实上,在疫情发生后,广州等地就迅速启动核酸排查,且24小时不间断开展流调工作。而鉴于新的传播特点,广州实施了分类防控机制,全市被划分3个级别的防控区域,分别执行不同的防控规定。此外,当前正适逢高考季,为确保防疫到位、高考顺利,广东依据不同地区防疫形势,将涉考人员划分为“七类人群”,分别制定防控措施。如此,既确保防控的有效性,又尽量减少对于社会正常生活生产秩序的影响,彰显了更高水平的精准防控。

在防控期间的居民生活保障上,广州的一些做法也体现了因地制宜的创新思维。如在防疫重点区域,按照一个国企对接一个街道,一个街道安排3台以上流动供应车、3个以上临时供应点,多个社会销售平台协作的多元化保障模式,化解居民生活的后顾之忧。这一做法,对其他地方也同样具备借鉴意义。

5月30日,广州市民在广钢新城广州友谊商店移动服务点购买蔬菜。图片来源:新华社

5月30日,广州市民在广钢新城广州友谊商店移动服务点购买蔬菜。图片来源:新华社

除了变异病毒本身带来的更大挑战,此轮广东疫情防控的特殊性还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广东是疫情发生后,全国接待入境人员最多的地区,处于外防输入最前线,这本就加大了防疫压力;二是,广州、深圳是距离最近的两个一线城市,人口密度大、流动性也大,疫情同时出现,对各方面的防控协调能力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就目前来看,承压之下的各方表现可以说是“临危不乱”、有条不紊。这在外防输入和超大城市的疫情防控方面,应该都积累了新的经验。

此轮因输入性变异病毒而起的广东“战疫”,是疫情防控长期性、复杂性的又一次体现。广东方面的应对表现说明,唯有保持高效应变能力,不打无准备之战,在绷紧防控之弦的同时,又能因时而变创新防控方法,才能尽量降低疫情风险。而变异病毒在我国首次出现社区传播,也再次提醒我们必须继续加快全民疫苗接种,早日建立免疫屏障。

 

点击排行